大写的十问

一个喜欢喻黄的无聊的人 字丑画少 日常摸鱼

在看小红伞太太的《慢慢相爱》:
故事的最后是两个人肩并肩在朝阳下越走越远的背影,风中传来剑客的声音:“你说我们该去哪儿?”
“任何你想去的地方。”术士说。
他们将用一生继续着四处流浪的旅程。

评论

热度(2)